理財

我家住在雄安邊,樓市有點降溫了

路途再遠,回家過年。

歷經10小時,驅車近千里,進入河北省滄州市境內時,京滬高速路邊就出現了“雄安新區”的標識牌。

其實雄安新區在保定市境內,兩地相距還有150公里,兩小時車程,中間還隔著廊坊市。從沿途上不斷出現的“雄安新區”標識牌,就能看出河北人對於雄安新區的重視程度。

既然是回家過年,那就要說說我的家鄉:河北省廊坊市大城縣,名字很好記:如果哪天變成縣級市,就是“大城市”了。

這個“大城市”距北京150公里,距天津100公里,距雄安新區80公里。廊坊市固安縣有句很有名的廣告語:“我愛北京天安門正南50公里”——我家離北京有三個廣告語那麽遠。

而當我跟別人說起距雄安新區80公里時,總有人條件反射般地問一句:那你家拆遷嗎?

嗯,當然不拆。

對於雄安新區重視的背後,也反映出河北人對京津冀協同發展的期待。新華社文章中指出:

京津冀協同發展,意義在於優化區域功能布局,一方面為北京“大城市病”找到解決之道,另一方面發揮北京異塵餘生作用,讓京津冀地區發展成為具有國際影響力和競爭力的世界級城市群,打造引領高品質發展的重要動力源。

事實上,就在2017年雄安新區消息傳出後,老家“大城市”的房價應聲上漲。從每平方米5000多元,直接跨過7000元大關,甚至有建案逼近萬元關口。不少農村的小夥子,想要娶老婆,就要先過丈母娘的“露營車關”:起碼要買輛汽車,起碼要在縣城買房。

而這次回家,我聽到有朋友感慨:如今樓市冷下來了,房價也降了,不好賣了。聽說也有搬到鄰縣縣城的村民又回到了村裡——自己在城裡又沒工作,還得回家種地呢。

就在1月25日,新華社發表時評《房住不炒,雄安立出新標杆》,文章中指出:

“雄安新區建設要發揚改革創新精神,堅持“房住不炒”,嚴禁大規模開發商業房地產,嚴控周邊房價,嚴加防範炒地炒房投機行為,將同中央推動的征地制度、農地入市等土地政策一起,為實現職住平衡、住有所居的美好願景做出新探索,樹立新標杆,形成體制機制新高地。”

再來看看被人稱為“北京後花園”的廊坊市,購房網站數據顯示,去年7月份以來房價開始回落。

河北省主流媒體燕趙都市報去年9月的報導顯示:廊坊在售建案有46個,新房均價13075元/平方米,二手房均價14725元/平方米,環比下跌1.09%,同比下跌16.37%。

報導顯示,“去年以來,廊坊市房價呈現下跌趨勢,本地人群逐漸成為購房主體。隨著京津冀整體規劃、城際間交通設施逐漸便利等利好不斷釋放,當地房價屢有抬頭趨勢,但很快被調控措施壓製。

尤其是以燕郊為代表的“北三縣”區域曾經容納了很多無法在北京購房的客群,但也引來了很多炒房客。隨著限購措施的逐步強化,猶如地上懸河般的房價開始回落。”

我想起半年前的事,一位高中同學在朋友圈幫同事賣二手房,當時房主開價每平米兩萬多元。

2月6日上午,當地一位房產中介表示,目前廊坊市區的二手房價格總體在1.3萬元到2萬元之間,“一手房數量少了,也沒有那麽火了。”這位房產中介表示,“2018年年初時賣房很火,限購之後就不行了,房產公司大量裁員。”

他以當地一家房產公司為例介紹,該公司最初主要從事新房銷售,鼎盛時員工達600多人,而限購之後開始轉向二手房銷售,員工裁到只剩100來人。

據介紹,廊坊市區邊上的一處公寓,在2016年銷售價格為每平米八九千元,此後開始一路走高,“但現在又回到八九千元了。”而住宅的價格,“廊坊市區邊上在1.3萬元/平方米,靠近富士康的幾個建案,價格在1.2萬-1.3萬元/平方米。”

在他看來,“接下來降的可能性不大,但是應該會穩定點了。”房住不炒,在廊坊已有回應,在你那裡如何呢?

(本文圖片攝影:臧曉松)

相關文章:

Spread the lov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