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財

灼見 | 美國經濟下行壓力明顯增加 應警惕其邁向周期轉捩點

騰訊財經《灼見》特約作者 劉典 劉天旭(中國人民大學重陽金融研究院)

摘要: 面對減稅效應衰退、企業利潤下降等多方面不確定性因素,需要川普政府以合適的政策妥善應對。但就近期美國國內的政治風波來看,前期采取大規模財政擴張政策已難以維系,川普政府自身受債務上限和新財年預算案拖累而陷入關門危機泥潭。

在世界經濟增長動能有所削弱的趨勢下,全球經濟已在多重不確定性因素的影響下進入了2019年。IMF近日發布的2019年《世界經濟展望》報告預計2018年全球增長率為3.7%;全球經濟2019年將增長3.5%,為三年來最低。由此可見2019年世界經濟形勢依然嚴峻。

展望2019年,作為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的美國依然會在世界經濟運行過程中扮演重要角色。2018年美國經濟實現大幅增長,其直接的加速器就是川普的減稅政策。但經歷一系列刺激政策的合力提振與透支之後,利率上行趨勢對經濟的負面衝擊開始顯現。

美國經濟下行壓力明顯增加

基於美國是世界第一大經濟體,美元是世界貨幣,2019年世界經濟形勢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國經濟下行風險。而通過對美國金融條件收緊、財政政策和勞動力市場情況的判斷,2018年美國經濟或已觸頂,2019年下行壓力明顯增加。

從巨集觀金融層面來看,由於美聯儲連續加息、國債收益率上升,股債融資成本迅速抬升,自2018年1月底以來,美國金融條件趨於收緊。對於普通消費者而言,對利率敏感度高的地產需求和耐用品消費在減少;對企業而言,債券發行量下降,設備投資增速減緩。可以預見,2019年受金融條件收緊影響,對美國經濟增長的負面衝擊可能會更加明顯。

從經濟社會層面來看,美國勞動力市場也出現了一些“異常情況”。一方面,美國勞動力市場出現大面積“用工荒”;另一方面,2007年以來美國的勞動參與率呈現總體下降的趨勢。根據去年10月美國官方數據,美國共有710萬個空缺職位,比失業人數多出約100萬。美國失業率統計僅包含正在積極尋找工作的人群,已經放棄工作希望的人群不在失業率中體現,而是體現在勞動參與率中。

美國經濟結構在不斷向高端產業鏈集中,對高端人才的需求缺口越來越大,而對低技能勞動人口需求降低。在這個過程中,在長達5到10年的時間裡部分就業者變相被市場淘汰,現有技能已經沒有市場需求,導致即便失業率在不斷下降也無法刺激勞動參與率上升。

在這樣的背景下,還在勞動力市場裡奮鬥的美國人正在以自2001年以來最快的速度跳槽,在所有年齡段和所有收入層都是如此,包括那些年薪10萬美元以上的人,目前美國平均每月有300多萬員工自動離職。但是與此同時,時薪收入同比增速相對疲軟,美國市場調研公司Gartner的副總裁賴恩·克洛普表示:“在現有的工作崗位上你永遠不可能得到15%的加薪。”這實際上反映出市場需求和供給間的錯配越來越嚴重。

關於美國經濟是否將邁向周期轉捩點的爭議,也引發許多權威國際機構的討論。根據IMF發布的報告,將美國2019年GDP增長預期由2018年的2.9%下降到2.5%,2020年進一步降至1.8%。而世界銀行也將2019年美國經濟預期增速調整為2.5%,較2018年下降0.4個百分點。

美國資產價格泡沫風險有所顯現

隨著美國經濟下行壓力的加大,金融脆弱性逐漸積累。美國股市從2008年金融危機後,持續了近10年的牛市,2018年12月之前也一直保持在高位,高於40兆美元。一方面,類比2008年金融危機,2007年也是當時股市最為繁榮的一年,可見從歷史經驗來看,有爆發危機的可能性。另一方面,2018年美國股市經歷過幾次單日跌幅超2%的較大程度的調整,美股的波動性已經明顯加劇。尤其是2018年12月24日,當天美股市值暴跌約8500億美元,道瓊斯指數跌2.91%,創近16個月以來新低;標普500指數跌2.71%,創20個月以來新低;納斯達克綜合指數下跌2.21%,創17個月以來新低,可見美國股市泡沫風險已經開始顯現。

2019年,無論是未來長期利率的可能攀升會造成股價下跌,還是美國實體經濟的可能下行造成資產價格暴跌,都可能引發美國資本市場的大幅度波動。如果美國股市價格暴跌,也將引發全球主要資本市場的聯動效應。極端情形下,甚至可能出現全球範圍內風險資產的拋售浪潮,全球經濟可能會面臨較嚴重的衝擊。

美聯儲緊縮政策帶來的外部效應

自2014年10月底,美聯儲宣布結束多年的量化寬鬆,開始了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過去的2018年,美聯儲加息4次,每次加息25個基點。今年年初美聯儲主席鮑威爾強調“政策路徑不是預定的,美聯儲會傾聽市場的擔憂,必要時對調整縮表不會猶豫”,同時他還強調了“對加息有耐心”。可見美聯儲對其貨幣政策的態度趨向靈活。美國聯邦基金利率期貨交易市場預計,今年3月美聯儲加息的幾率為5.6%左右,6月和9月加息的幾率僅分別為21%和20.3%;若以加息25個基點計算,到12月末美聯儲今年加息至少一次的幾率不到18%。但也有很多人認為,美聯儲加息的腳步可能趨緩,但今年加息縮表的概率很大。

隨著美國貨幣政策正常化進程的推進,2018年加息的累積影響以及今年可能會發生的加息舉措將會對全球經濟流動性和世界各國經濟產生影響。持續的加息和其導致的美元升值引起其他國家尤其是新興經濟體的貨幣貶值和貨幣危機。美元的走強使得新興市場貨幣出現不同程度的貶值,2018年土耳其和阿根廷等國已經發生了貨幣危機。

另外,受資金外流影響,新興經濟體的股市也承受一定壓力。2018年全年,S&P東盟40指數下跌了近10%。現在,隨著越來越多發展中國家出現資本外流和貨幣貶值,新興市場的金融風險正在向系統性演變,少數國家金融市場崩潰導致新興市場大面積發生問題的可能性不容忽視。

警惕美國經濟邁向周期轉捩點

經濟有其內在規律,人為因素只能改變周期的長短,並不能從根本上逆轉周期趨勢走向。美國經濟政策的一系列變化,已經在過去一年裡成為影響世界經濟增長、擾動國際金融市場和改變國際經貿規則的主要源頭。2019年世界經濟形勢如何,在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國經濟的具體表現。

面對減稅效應衰退、企業利潤下降等多方面不確定性因素,需要川普政府以合適的政策妥善應對。但就近期美國國內的政治風波來看,前期采取大規模財政擴張政策已難以維系,川普政府自身受債務上限和新財年預算案拖累而陷入關門危機泥潭。

美國經濟內生性增長動能的下行趨勢是否逐漸顯現,進而使得全球經濟增速趨於放緩,有待於對2019年世界經濟形勢的進一步觀察。

相關文章:

Spread the love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